澳门博彩十大网站排行精选网(www.funwebcity.com),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澳门博彩十大网站排行阅读网站!
我要投稿

澳门博彩十大网站大全

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:网友推荐 [我的文集]   在会员中心“我的主页”查看我的最新动态   我要投稿
来源:澳门博彩十大网站排行精选网 时间:2018-11-08 08:04 阅读:次    作品点评
渡口厉声,震散一抹乌云,阳光如利剑,透过云缝,自正东射向汉军层层铁甲,寒光闪闪,如片片金鳞。
 
一缕霞光如血般刺向我的残戟,晃我的双眼,忽觉脚下有些摇晃,这才发现腿部膝上,不知何时中了一箭,幸而入肉不深。咬牙拔箭,立定凝目,向东怒视,仿佛时空皆已凝固。
 
忽觉身边人影一晃,有人低声道:“大王且退,由属下带兄弟们抵挡殿后。蒲将军带几个弟兄在船上保护大王离开。”微微侧目,正是牛瑞。“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大王先走,待您脱险,我等方可相机行事。大事未定,切不可做无谓的牺牲,求大王当机立断!”牛瑞再次请求。
 
无谓的牺牲,我自然不愿,就算我真的有项羽的武力,一只猛虎也难敌群狼。而且,目前我这个身份是个负担,项王,目标太大。再说,我还要回到我的2018,毕竟,刚买了一套《金庸武侠小说全集》,还等着我去看完。人都是自私的,况且臣为君死,也算是理所应当,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。“牛将军,那你保重,此别若生,你我可到吴下会合。”言毕,我便扔了残戟,返身向西,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向江边,蹭——跳上小船。
 
船上已有五六位兄弟正自等候,蒲柳正将非烟放在船舱正中。未及细看,乌江亭长急急促催道:“大王,您快坐稳,我开船了!”言毕,用力一点长篙,小船载着众人急速向江中驶去。岸上早已喊杀声一片,一群如梦方醒的汉军,若乌云般卷地而来,瞬间将牛瑞等十几名兄弟围裹在当中。另一群汉军早已抢至江边,拈弓疾射,箭如飞蝗。嗖嗖两箭,风声劲急,向我射来,惊恐间,正欲抱头,早有两名弟兄抢到眼前,举藤盾遮挡,噗噗数声,箭陷盾中,嗡嗡震响。
 
蒲柳自仓中飞跃而出,挡在我的身前,一边用单刀拨打雕翎,一边递上一把长枪,叫道:“大王接枪!”一把长枪在手,忽然豪气又生,暗自思忖,方才已生奇力,是否项羽已经附体,只是不知发挥是否稳定?会不会仅是间歇性神威发作?
 
正在胡思乱想,忽听蒲柳大喊:“大王小心!”抬头一看,又有两枝狼牙箭疾射而来,船儿太小,我也无处躲闪,况且我是个旱鸭子,掉进水里可就是麻烦了。慌忙中,我将手中长枪胡乱一拨,谁知枪杆方触箭杆,那两箭竟回转头去,劲风更厉,啪啪两声脆响,将发箭二人手中的长弓击断。
 
哈,不愧是霸王!我豪情顿起,大喝道:“兄弟们且往后退,待我来个无敌风火轮,转转转!”边说边转起那长枪,说来也奇怪,一支重数十斤的铁枪在手,竟如拿教鞭般的轻松自如,就像《西游记》电视剧中的孙悟空在旋转金箍棒。这般旋转,纵然是水也难泼进,更别说羽箭了。“噗噗噗”,数不清的羽箭如折翅的鸟弹入江中,密密麻麻的,漂了一层。正自舞得起劲间,一边蒲柳叫道:“大王,请停下,船已超出射程了!”停下一看,果然,船早已过了江心,汉军的呼叫声也听不清了。
 
这时,方觉双臂发麻,和刚打过一小时羽毛球那样的感觉,唉,还是平时太缺乏锻炼啊!东岸,越来越模糊,心中忽暗自思忖,不知牛瑞是否脱身?又忙返身去看非烟,她的小腿已用布扎住,殷红的鲜血已将布染红,脸色苍白得如一张纸,闭着眼,似已昏迷。
 
我转头对蒲柳低声道:“蒲将军,非烟状况如何?”蒲柳道:“伤未及骨,只是流血较多,上岸后,及时找郎中医治,因无大碍。”我生平最怕见血,眯着眼不敢看,只是喃喃自语:“非烟,撑住,不久,我会亲自把你送回你的家乡。我也要抓紧回到属于我的时空,这种罪,实在受不了!”忽然,一只柔软的手抓住我的手腕:“大王,我们已过了乌江了吗?”“非烟,你醒了?你说什么,过了乌江?”我不禁自语。抬起头,船已近岸边,我又陷入沉思:既然可以过了乌江,这便颠覆了项羽乌江自刎的史实,那么下面的历史是否也可以改写?
 
不行,我得理一理我——项羽如今还有多少地盘。
 
四年前,也就是公元前206年二月,项羽尊楚怀王为义帝,立十八诸侯,自立为西楚霸王,首都为彭城,也就是今天的徐州,此时是西楚的极盛期。西楚的地盘并不仅仅是项羽起兵时的吴越江东故地,而是完整地拥有了梁楚九郡。这一地区包括今天的河南省东部、山东省西南部、安徽省淮北及江南部分、江苏省全部、上海市全部和浙江省大部分地区。
 
而垓下之战后,也就是此时,项羽的地盘还有多少?
 
首都彭城,肯定是回不去了,《史记》记载得很清楚,早在三月前,彭城已被汉将灌婴攻占了。根据地鲁地,也就是今天的山东,绝大多数都被灌婴和韩信攻占了,安徽、江苏所剩的地盘也不多了。
 
灌婴的部队在攻占彭城之前,先攻下了博阳(山东泰安),又进军至项羽的老家下相(江苏宿迁),接着夺取了虑县(山东临沂)、僮县(安徽泗县)、徐县(江苏泗洪),接着又渡过了淮河,兵锋已到广陵(扬州)。江北已归汉,江南也是岌岌可危。
 
而此次追杀项羽的5000铁骑,正是灌婴统率的。
 
灌婴真是项羽的克星。
 
他早年只是一个贩卖丝绸的小商贩,后来跟了刘邦,当了中涓,专门给刘邦的寝室打扫卫生。这是一个绝对信任的人才可以担任的官职。
 
他的发迹的根基是“郎中马队”。
 
当年,刘邦率领56万联军攻占了项羽的大本营彭城,项羽从齐地带了3万楼烦马队火速赶往彭城救火,以3万人对抗56万人,竟然打赢了,汉军几乎全军覆灭,逃入睢水溺死者不计其数,睢水都被尸体堵塞而不流。刘邦仅带10余名骑兵突围而逃,他的老爸、老婆都被楚军俘获。
 
此战后,刘邦痛定思痛,意识到骑兵是一大优势兵种,征召了老秦军的马队编成了马队军团,由心腹灌婴率领,号称“郎中马队”。
 
就是这支“郎中马队”,功劳赫赫,先是击败了项羽的楼烦马队,又占了项羽的粮道,再占了楚都彭城,进而占了鲁地、淮北、江北。现在,追杀项羽的,不,正在追杀我的5000骑兵,正是灌婴的“郎中马队”。
 
“不灭灌婴,我难逃脱,说不定此时他正带着骑兵正绕道赶来!”想到这,我不禁惊得一身冷汗。
 
“大王,请上岸,秣陵到了。”乌江亭长的话惊醒了我。
 
“什么?秣陵?不就是秦汉时期的南京吗?莫非我已经来到了浦口,回到了南京,2000多年的南京是什么样的?”我的心里充满了好奇。
 
 
原创: 咖啡  咖啡随笔
    澳门博彩十大网站排行精选网